一年一度的破壳日,想写点什么给未来的自己。

人总喜欢用年龄来给自己打标签,什么年龄该做什么,什么年龄不该做什么都有相应的约定俗成的规矩。比如读大学之前,父母会说好好学习,将来考个好大学,选个好专业。出社会之前,父母又会说好好学习,不要想谈恋爱这些杂七杂八的,将来找份好工作。毕业了,父母又会说好好工作,去考个驾照,买个房吧,结婚了父母还会说什么时候要孩子,得趁年轻早点要。诸如此类的父母眼中我们到了什么年纪该做什么,这说的是家里的标签映射。社会上也有标签映射,比如过了三十还不结婚的女性可能会被打上剩女的标签,三十五会被打上中年的标签,随之而来的还有中年危机。那么我们自己呢?很多人也会给自己贴上相应的标签,可能有些自己不自知。我一直的思想是尽量不给自己打标签,客观的看待自己的处境,而这也是我余生需要贯彻的一个思想之一,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,这并不是说不顾及他人的感受,而是思想上的自我吧。

我近年来时常会在思考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,一生很短暂,也很漫长,所以我时常感到恐惧,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,害怕自己会如一粒尘土一般悄然离开这个世界,糜烂于大地之中,那个时候我将不复存在。但是转念一想,我本来就是不存在的,只是父母给了我生命让我突然出现在了这个世界,而我却无比留恋这个世界,舍不得离开,甚至为此感到恐惧,所以说生命是值得敬畏的,我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健康,尽量少做有损自己健康的事情,自律自爱,珍爱生命,为了可以更长久的看这个世界。

一直很感谢生命中出现的两个男人,父亲和丈夫。在我人生中的一些迷茫阶段不敢迈出下一步时,父亲教导我要往前看,不要害怕结果,想好了就去做,每个人的经历不同,别人的经历只能做参考,并不代表我去做也会是一样的结果,于是我勇敢的迈出了不少步子。在我失意难过时,丈夫会想尽各种办法让我走出来,重新绽放笑脸,甚至不惜牺牲自己,勇敢的跟我吵架,被我打,而我总是会哭着笑出来。父亲给了我生命,让我学会站起来,丈夫在努力的不让我有阴暗面。当我蜷缩在自己的壳里的时候,父亲会柔声细语的鼓励我,丈夫会敲打我,就是这么男人成就了如今的我,一个勇敢,自信,阳光,单纯的我。这里我说到了单纯,不是想当然的夸自己,事实上在很多方面我仍然是比较单纯的,小心思很少,也不怎么会拐弯抹角,要说拐弯抹角也只是文人的委婉而已。

对于职业,我的想法是人一生中可能会有不同的职业阶段,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很了不起,一辈子做很多事情也很精彩,我能做的可能就是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吧,当前能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做好目前的工作,同时对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做一些拓展,并付诸实践。

洋洋洒洒一堆文字,我想说的是,对于自己的人生需要有一定的规划,家庭也好,自我也好,工作也好,但是也不能被规划所束缚,审时度势也很重要,当进则进,当止则止。这也是我所信奉的水的哲学的一种体现吧,一抔清水在不同的容器里形状不同,但是本质还是那一抔水,保持本心,适应不同的环境。